崇左市司法局欢迎您!  通知公告:关于推选第九次全区律师代表大会代表、理事 候选人的公示  通知公告:崇左市拟参加全区司法行政系统集体和个人记二等功评选表彰推荐名单公示  通知公告:关于2015年国家司法考试成绩公布及法律职业资格申请授予有关事项的通告
您的位置:首页 > 业务工作 > 安置帮教

安置一人人稳定一个家

发布日期:2016-03-10
 

   安置一个人稳定一个家

 

  来源:法制日报 时间2015年12月31日 发布时间:2015-12-31 16:12:48 转载:市司法局

  
安置一个人稳定一个家
中国安置帮教网的昨天今天与明天
( 2015-12-31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专版
 

 

  中国安置帮教网主任王杰在山西省太原第一监狱进行帮教活动。

   

  “百万企业安置释解人员工程”启动仪式。

  

      中国安置帮教网山西太原新店劳教所基地挂牌。
 
  2015年12月中旬,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举行,会议吸引了中国安置帮教网主任王杰的全部注意力。他显然很兴奋,言语间流露出些许自豪:“为什么党和国家领导人对乌镇会议这么重视,因为互联网正在改变世界,‘世界因互联网而更多彩,生活因互联网而更丰富’,互联网中有着世界的未来。中国安置帮教网的路子走对了,我们一直在探索一种‘互联网+’模式,除了线上的网站,线下还有安置帮教基地和工作站。我们已经帮助数千名刑释人员就业,我们近10年的探索,与‘互联网+’高度吻合。"

 

  安置帮教承载社会责任 

  据统计,我国每年走出监狱大门的释解人员有40至60万人之多,如何使其尽快回归社会,尽快得到生活和工作安置,减少重新犯罪,最大限度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维护社会稳定,是全社会都要面对的问题,也是一项巨大的民生工程。

  一个机构探索和承担着这种社会责任。8年探索中,他们先后成功帮助4000余名刑满释放人员找到工作,许许多多刑释人员一走出大墙就慕名投奔而来,视其如“娘家”;8年探索中,他们搭建起了这样一座桥梁,爱心企业、刑释人员由此建立了联系,由此互通有无,由此展示了爱心,亦由此找到了落脚地。这个机构就是经国家信息产业部批准成立的网站——中国安置帮教网。

  从安置帮教基地到中国安置帮教网 

  追根溯源,王杰创办网站的想法来自山西省太原市新雷锋摄影器材有限公司,这是王杰20多年前开办的一家个体企业。

  把“雷锋”这个中国几代人都耳熟能详的名字放在企业名称中,是王杰苦思冥想几天后的“杰作”。这个名称包含着王杰的向往、追求和生存价值观。王杰上世纪60年代生人,父母给他起名王杰,与英雄同名,当年雷锋、王杰的故事家喻户晓,学雷锋做好事蔚然成风。王杰为公司起名太原市新雷锋摄影器材有限公司,希望能够通过做好人好事,帮助更多人,并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实现自身价值。

  看似偶然的一件事实际是一种必然。10多年前,王杰的一位好友李某一时失足犯罪,出狱后屡遭冷眼,找不到工作。王杰接纳了他,给他本钱,帮他租房办招待所,很快,李某也成了一个小老板。这事让王杰非常感慨:“‘出来的人’同样能成为优秀的人,但得有人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从那以后,王杰开始留意身边走投无路的刑释解教人员,他的新雷锋摄影器材有限公司开始不断接纳“出来的人”,成为不少刚刚出狱的人的临时救助点。

  这让王杰出了名。后来,太原市司法局、太原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联合下文发证,批准认定他的新雷锋摄影器材有限公司为太原市安置帮教基地。

  此时的王杰已不再满足于只靠自己的力量帮助释解人员,他想帮助更多的人。怎么办?互联网给了他启发。2007年初,王杰创办了中国安置帮教网。

  对王杰当初创办中国安置帮教网,不少人叹服和钦佩。因为八、九年前的网络远不像今天这样家喻户晓,但王杰从网上嗅到了将要改变世界的力量。那时,当地政府已认可表彰了他的安置帮教基地,他完全可以选择在基地数量和质量上发展壮大,然而他放弃了这个选择,他选择了网络,并一发不可收拾。

  毫无疑问,全国性安置帮教方面的网站,王杰的中国安置帮教网是第一家。他把安帮基地新雷锋摄影器材有限公司交给别的同事,全身心投入到中国安置帮教网,将整个安置帮教工作和互联网联系起来,将安帮事业融进互联网,互联网也迅速为他打开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天地。

  从开办以来,这个网站就受到社会特别的关注。

  社会各界倾情关注支持 

  2012年3月26日,由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教育发展中心、中国安置帮教网联合主办的“百万企业安置释解人员工程”启动仪式在北京召开,参加会议的领导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铁农,新中国第一位女性省委书记、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万绍芬,中组部原副部长赵宗鼐,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郭锡权,农业部原副部长宋树友,第九、十届全国政协常委、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参事任玉岭,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姜永涛,国务院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林嘉騋,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教育发展中心秘书长沈文博,团中央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副秘书长陆琦等。启动仪式上,来自山西、山东、内蒙古等地的10名释解人员与企业当场签订了劳务合同。

  2014年1月5日,由中国安置帮教网主办的第二届“百万企业安置百万释解人员”会议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参加会议的领导有周铁农、万绍芬等及北京军区空军原副政委兼纪委书记王云杰、中国法律工作者协会秘书长赵金铎、山西政协报总编臧志东、中国关工委书画院院长宁密等,全国9个省市的中国安置帮教网28个分站负责人也参加了活动。大会得到企业家爱心人士及50多家媒体支持,参加大会的20名嘉宾、爱心企业家为20名释解人员发放了劳务聘书,这些释解人员由此正式成为企业正式员工。王杰在活动上宣布,中国安置帮教网已成功帮助近3000名释解人员找到了工作。

  社会各界的倾情支持也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2007年10月24日,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走出高墙”栏目专题播放了中国安置帮教网的事迹;2009年,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以“平安山西,我想有个家”专题报道中国安置帮教网;2012年3月26日,中央电视台《中国新闻》节目专题报道中国安置帮教网;2014年2月2日,中国新闻社以“中国公益网站为出狱人找工作”为题进行报道;2015年1月18日,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以“迷途逢春”专题报道中国安置帮教网。新华网、人民网、中国普法网、中国平安网等中央媒体也分别予以报道。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12月4日中国宪法日前后,《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太原晚报》用十几个整版,多角度、全方位地报道了中国安置帮教网。

  4000名释解人员找到工作 

  2014年10月10日,中国安置帮教网大连工作站成立暨释解人员就业签约仪式在大连棒棰岛会议大厅举办。这是在第一届、第二届“百万企业安置百万释解人员”工程后,在全国各地举办的签约仪式中的一个重要活动。

  2014年12月21日,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杂志社与中国安置帮教网联合主办的第三届“百万企业安置百万释解人员”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召开。周铁农、何鲁丽、万绍芬等分别向本次大会发来贺电。参加此次会议的领导有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全国政协委员陈俊宏,农业部原副部长宋树友,第九、十届全国政协常委、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参事任玉岭,公安部人事训练局正局级巡视员、公安部英烈基金会秘书长张存斗,国家环境保护部宣传教育司正局级巡视员刘友宾,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施长恩,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杂志社副总编张巨龙等。全国9个省市的中国安置帮教网38个分站负责人也参加了会议。大会得到企业家爱心人士及几十家媒体支持。此次会议中,50名企业家代表为50名释解人员代表发放了劳务聘书,这50人正式成为企业正式员工。中国安置帮教网主任王杰现场向这50名释解人员代表每人发放了200元现金红包。截至目前,中国安置帮教网已在全国21个省建立了113个分站,成功帮助4000名释解人员找到了工作,中国安置帮教网给释解人员打造一个“娘家”得到了再次验证。

  全国首家圣迪雅爱心超市落户丹阳 

  2015年7月8日,全国首家圣迪雅爱心超市落户江苏省丹阳市。“感谢你们的关心帮助,提供这么好的创业机会,让我鼓起新生活的勇气……”在全国首家圣迪雅爱心超市开业典礼上,丹阳市社区服刑人员张军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面对当地司法局相关领导、圣迪雅公司领导,他说出这番肺腑之言。

  今年31岁的张军家住丹阳市丹北镇。2014年,张军因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零六个月,在丹阳市司法局丹北司法所接受社区矫正。然而此间的张军不仅被原单位辞退,没有了经济来源,且原本不富裕的家庭也因为支付赔偿款花光了积蓄,张军困难重重。

  这时,中国安置帮教网丹阳工作站与江苏圣迪雅日用品公司合作,正在全市“物色”帮扶人选。在丹阳市司法局积极推荐下,中国安置帮教网和圣迪雅公司最终选定张军,为他提供了一笔创业无息资金和商品,让他在集镇上开办了集日用品、零食、保健品、化妆品等商品为主的全国首家圣迪雅爱心超市。

  公益宣传片跨国播放 

  举世闻名的纽约时代广场,有“世界的十字路口”之称。这里最大的亮点,是广场周围建筑上的巨大的液晶屏彩灯广告墙。

  2015年北京时间12月4日,美国时间12月3日,这里的彩灯广告墙上播放了中国安置帮教网的公益宣传片。这一跨国活动的总策划是中国安置帮教网主任王杰。

  为此,王杰可谓煞费苦心。最初的四五个方案被他一一否决,最终,一个崇尚法治、崇尚和谐的方案付诸实施了。

  首先,播放时间选取在12月4日,因为这天是中国宪法日,也是中国的法制宣传日。

  播放的镜头经过精心编导。第一组镜头就是12个醒目的大字“中国宪法日,中国法制宣传日”。其他几组镜头是名人寄语,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国家一级演员刘全和、刘全利,著名歌手迟志强、著名歌手刘大成,著名作家五岳散人,中国安置帮教网秘书长张丽艳,中国安置帮教网核心层及50名回头浪子先后分别独白:“中国安置帮教网,关心刑满释放人员,共建和谐平安社会。从这里回头,同样有美丽人生”“关心刑满释放人员,共建和谐平安社会”“安置一个人,稳定一个家,和谐一群人”……

  为何要在纽约刊登公益宣传片?“早几年就听说新华社常年在这里播放广告,向世界传递中国声音。因此我萌生了在这里播放安置帮教宣传片的想法,并用半年的时间在国内完成了录像制作。”王杰说。

  上海人刘先生当时在纽约时代广场目睹了这组镜头的播放:“当时广场上人很多,已经有些圣诞节的喜庆气氛了。那里的广告或形象宣传大多是知名品牌的产品广告,所以安置帮教宣传片的播放看上去不同寻常,非常特别和引人注目。”

  民间力量为社会发展服务 

  一位政法界老部长在给王杰的信中这样写道:中国安置帮教网的故事让我非常感动,百万企业安置百万释解人员的双百工程,提出安置一个人、稳定一个家、和谐一群人的指导思想,7年中安置了4000余人。表面看来,这只是个数据,但数据背后跳动着百千万个仁爱之心。这是人间的大爱,你们是人间大爱的传播者,令人敬仰,相信你们的路会越走越宽广,取得更大的社会成果。

  一位安置帮教专家说,党的十八大提出,加强创新社会管理要坚持“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管理体制”。可以说,具体到安置帮教工作实践中,中国安置帮教网在“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方面做出了成绩,为整个行业提供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参考。尤其是在借助互联网方面,中国安置帮教网主任王杰在数年前就将虚拟网络空间与实实在在的现实行动有机结合,线上线下共同推进,惠及4000余名刑释人员,效果特别明显。应该说,中国安置帮教网是安置帮教工作借助互联网发展的成功实践。

  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教授刘求实对中国安置帮教网这样评价:中国安置帮教网在王杰带领下,经过多年艰苦摸索和不懈努力,探索出了一种有效安置刑释解教人员的独特模式。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王杰就在山西太原利用其拥有的新雷锋摄影器材有限公司吸收释解人员就业,这种以商业模式运作却具有社会公益目标的企业属于“社会企业”范畴。随后,他又与其团队将安置帮教工作逐步扩大,并发展成中国安置帮教网,这是依靠民间力量为社会安定与发展服务的一个创新模式,政府和社会各界应给予支持,使之更加顺利健康地发展。

  中国安置帮教网的做法也引起了外国安置帮教专业人士的关注。来自斯里兰卡、印度的安置帮教学者、专家及相关机构已联系王杰,准备择机赴京专程探访。

  中国安置帮教网明天更加美好 

  2007年至今,中国安置帮教网已走过8年多时间。如今,更宏伟的计划已在酝酿之中。

  中国安置帮教网计划在2016年底前建立安置帮教大厦,更好地引领安置帮教事业发展,让更多人了解安置帮教,参与安置帮教,帮助释解人员。为使更多释解人员早日得到生活和工作上的安置,中国安置帮教网希望联合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号召“百万企业安置百万释解人员”,最终成立“中国安置帮教联合会”,更有利地贯彻执行中央各项有关促进释解人员就业和社会保障的法律法规,为构建一个和谐平安的社会做出更大贡献。

  孙尤择  

杨红军:司法局帮我装修办公室
 
( 2015-12-31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专版
  中国安置帮教网山西稷山爱心工作站站长杨红军曾两次服刑。3年前,得知他出狱后要创办爱心工作站,当地司法局立即找地方出钱,帮他装修办公室,提供办公设备。说到这些,杨红军充满感激。

 

  当地司法局缘何对杨红军创办爱心工作站如此支持?首先,爱心工作站的创办,能给杨红军带来归属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其再次犯罪;其次,杨红军有过入狱服刑的经历,对出狱后需要安置的释解人员有深深的理解和同情,能够更有效地发挥工作站的平台作用,为释解人员提供帮助。“司法局的支持给我带来了无限温暖,增强了我的自信心,这是更重要的一点。”杨红军说。

  据中国安置帮教网主任王杰介绍,在与各级政府合作过程中,中国安置帮教网得到了很多支持,也期待今后能获得政府更多的支持和理解。中国安置帮教网将不断努力进取,务实作为,进一步完善各地工作站管理机制。

  王琴  

李国庆:少一份犯罪多一份和谐
 
( 2015-12-31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专版
  李国庆是中国安置帮教网包头市东河区工作站站长,从2012年接触安帮工作到成为中国安置帮教网爱心会员,已有3个多年头。与中国安置帮教网其他地区站长一样,他的日常工作就是尽可能联系更多刑释人员,帮助他们走出生活困境。在帮扶对象心里,李国庆就像是他们的定心丸。

 

  杨士先今年58岁,1986年刑满出狱后,一直断断续续打零工,后来自己经营了一家小饭馆,生意勉强维持。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碰到了原来相识但十几年没见的李国庆,了解到了安置帮教站的情况。“从那以后,他就经常做我的思想工作,介绍朋友来吃饭,帮衬饭馆生意。知道他真心帮我,我就给他介绍了很多身边的刑释人员。认识之后,国庆不仅开导他们的思想,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帮他们联系工作,还帮他们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现在老杨除了介绍刑释人员,也会帮忙做一些安帮工作,自己的饭馆也成了安帮工作的中转站。

  王亚洲就是通过杨士先结识李国立的。今年刚出狱的老王,已经60岁了,身体状况不好,跟儿子挤在5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考虑到老王现在没有经济来源,身体状况又不好,李国庆马上跟当地社区联系协调,帮他办了老年证和低保证。现在,老王的生活已经有了不错的改观。

  谈到帮扶过程中的困难时,李国庆说:“刚开始做安帮工作的时候,困难很大,不止外边的人不相信我们,对我们有偏见,说我们是搞传销的,就连自己的亲人和朋友都不理解。工作站也由原来的20多人剩下现在的不到10个。可我现在什么都不顾了,只想一心一意把安帮工作做好,因为我知道,帮助别人肯定是对的。”李国庆希望媒体和社会能给予安帮工作更多关注,让大家了解中国安置帮教网,知道安置帮教是个好事情,有更多的爱心企业、爱心人士可以参与进来,给刑释人员更多关爱,帮助他们走出阴影,重新生活,这样可以有效预防重复犯罪,维护社会安定,真正做到少一次犯罪,多一份和谐。

  王琴  

安置帮教适用的法律法规依据
 
( 2015-12-31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专版
 
  1994年12月29日公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第五章第五节“释放和安置”,规定了4条内容。其中第37条规定:“对刑满解教人员,当地人民政府帮助其安置生活区。”“刑满释放人员丧失劳动能力又无法定赡养人、抚养人和基本生活来源的,由当地人民政府予以救济”。第38条规定:“刑满释放人员依法享有其它公民平等的权利。”第五章68条规定:“国家机关、社会团体、部队、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各界人士以及服刑人员亲属,应当协助监狱做好对服刑人员的教育改造工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摘录

  1991年8月2日,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通过的《关于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决定》中指出:“妥善安置刑满释放和解除劳教的人员,减少重新违法犯罪。”

  ——《关于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决定》摘录

  1992年7月22日经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政法工作,更好地为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服务的意见》中指出:“对刑满释放、解除劳教人员,一是提倡尽可能由原单位接受安置;二是鼓励和帮助自谋职业;三是暂时无业可就的,由司法行政部门和劳动部门共同开办以第三产业为主体的经济实体,予以就业前的过渡性安置,并积极帮助其就业,防止流落社会重新犯罪。”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政法工作,更好地为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服务的意见》摘录

  1992年7月23日国务院发布实施的《全民所有制工业转换经营机制条例》第17条“企业防地有劳动用工权”中规定:“刑满释放人员,同其它社会待业人员一样,经企业考核合格,可录用。在服刑期间保留职工身份的刑满释放人员,原企业应当予以安置。”

  ——《全民所有制工业转换经营机制条例》摘录

  第44条对未成年的刑释解教人员的社会帮教作了特别的规定:服刑期满解教的未成年人,复学、升学、就业不受歧视。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摘录  

国外安置帮教制度的演进
 
( 2015-12-31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专版
 
  西方国家对出狱人的研究和保护已有200多年历史,出狱人保护思想在宗教救赎的基础上吸收、融入犯罪预防、社会救助观念。

 

  世界最早的出狱人保护组织是英国人1772年创立的,1862年,英国率先颁布《出狱人保护法》,规定了对民间调解保护组织的监督和费用补助。在美国,出狱人保护工作源于1776年美国宾州的怀斯特(Richard Wister)创办的“费城出狱人保护会”(Philadelphia Society for distressed prisoners)对出狱人所实施的善举。而后,美国相继在各州建立了官方保护机构,专门提供经费,以协助出狱人生活和就业。日本则从1907年开始,由国库拨款补助释放者保护团体,并于1939年颁布了《司法事业保护法》,以后被《更生紧急保护法》替代。挪威按地区成立了类似安置办公室的专门机构,国家统一拨款,释放后,对无家可归、无业可就人员免费提供住所,直到其找到工作为止。1950年,第十二届国际刑法及监狱会议通过“出狱人社会保护”决议,联合国成立释囚协会。

  200多年后,出狱人保护思想在宗教救赎的基础上吸收、融入了犯罪预防、社会救助观念,从而使出狱人保护观念不仅体现人道主义、功利主义,而且反映了二十世纪特别是二战后社会福利主义的思想。因而,出狱人保护工作一直呈发展状态,成为当代国际社会体现人道主义、福利思想的重要社会景观,成为预防犯罪的重要措施。由于社会文化基础不同,出狱人保护的实践有所不同。在个体主义文化影响较深的社会,非政府组织(NGOs)发挥着重要作用。例如,在加拿大,不仅“犯罪人援助和释放后关心协会”对出狱人进行救助工作,而且诸如“救世军”“加拿大约翰霍华德协会”等组织也向出狱人提供寻找工作服务、居住服务等。

  摘编自《帮教安置工作理论与实务》(中国法制出版社出版)  

分享到: